关于我们

质量为本、客户为根、勇于拼搏、务实创新

< 返回新闻公共列表

互联网“下半场”转移产业互联网 三方共同推进发展

发布时间:2018-11-30 09:36:39

互联网“下半场”转移产业互联网

最近,要论在互联网圈最火的词,非“产业互联网”莫属。如今,言必提产业互联网,已成为互联网圈的一种风潮。互联网的“上半场”已接近尾声,“下半场”的序幕正被拉开,当前这一论断已成为共识。部分业内人士更进一步指出,互联网的主战场正从消费互联网(To C)向产业互联网(To B)转移。

随之,不少互联网企业老总都表示要积极拥抱产业互联网、挖掘其中的商机。许多传统企业也表示,要利用产业互联网发展的契机,努力提升生产效率,实现企业转型。

三季度中国互联网投融资运行情况

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《互联网行业市场前瞻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》统计数据显示,2018年第三季度全球互联网投融资金额达到512亿美元,随着全球资本市场活跃度有所下降,投资金额环比下降6.5%,同比下降3.9%。在中国互联网投融资情况方面,投资市场活跃度持续增长。

由于投资市场活跃度大幅度增长,2018年第三季度中国互联网投融资案例数量持续增长,笔数达到892件,环比增长21%,同比增长66.4%。由于互联网企业集中上市,大额融资需求下降,投资额度大幅回落,融资金额达到152亿美元,环比下降45.1%,同比上升83.8%。

2017-2018年Q3中国互联网投融资运行情况

互联网“下半场”转移产业互联网 三方共同推进发展

数据来源:前瞻产业研究院整理

什么是产业互联网?

产业互联网就是互联网与传统产业的结合,是应用互联网技术进行连接、重构后的传统产业。事实上,如果我们对互联网的发展有所了解,就会知道产业互联网并不是一个新概念。早在2000年,美国的沙利文咨询公司就提出了有关产业互联网的设想。不过,由于技术限制,这一设想并未被广泛接受。直到2012年,通用电气公司发布了一份报告,重新对这一概念进行了介绍,产业互联网的概念才逐渐被业界重视。

在英文中,“产业”和“工业”是同一个词,并且最初的产业互联网的应用领域主要集中在工业,因此在早期的中文文献中,产业互联网也常被译为工业互联网。后来,工业互联网的概念又与德国的“工业4.0”概念相融合,逐步走进了各种政府文件和学术文献中。不过,如果我们重新回顾一下原始文献,就不难发现产业互联网的应用领域并不限于工业。至少在通用电气公司的报告中,它就涉及了航空管理、医疗等领域。

目前,我国的第三产业已经占到了GDP总数的一半以上,而在第三产业中的很多行业,产业互联网的相关技术依然是适用的。从这个意义上来讲,我们对产业互联网的理解不应该局限在工业领域,否则就有可能限制其发展。

产业互联网蕴含巨大商机 实现产业优化升级

与消费互联网相比,产业互联网蕴含着更大的商机。对此,我们可以从两者的连接数和APP需求量来窥得一些端倪。消费互联网的连接对象主要是人与PC、手机等终端,其连接数量大约为35亿;而产业互联网连接的对象则包括人、设备、软件、工厂、产品以及各类要素,其潜在的连接数量可达数百亿。从APP的数量上来看,整个消费互联网现有的APP总数只有几百万;而据估计,仅在工业领域,产业互联网的APP需求量可达6000万。

从对国民经济发展的影响来看,产业互联网的意义要比消费互联网更为重大。从功能上看,消费互联网主要是通过连接消费者,帮助既有产品实现更高效的销售和流通。尽管它也会对生产环节产生促进效应,但总体来说这种影响依然是间接的、有限的。相比之下,产业互联网对生产的影响则更为直接,也更为明显。通过借力互联网,应用大数据、云计算、人工智能等技术,传统企业可以更好地设计满足消费者需求的产品、更有效地组织生产、更快捷地实现产品的流通和销售,从整体上优化组织结构、提升生产效率。这对于促进新旧动能转换、实现产业优化升级、提升产业的国际竞争力都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。

产业互联网的潜力巨大 发展却比较滞后

需要指出的是,尽管产业互联网的潜力巨大,但相对于消费互联网,其发展却比较滞后。这和产业互联网本身的特点有很大关系:首先,产业业务链条长、服务模型复杂,不容易被复制。因此,虽然产业互联网作为一个整体潜力巨大,但具体到每个产业,其市场却很小,建设的规模优势不易被展现出来。

其次,产业互联网对产业组织的变革有很高要求。如果没有组织的系统性变革,单靠信息系统和技术来推动,产业互联网发展的难度会很大。然而,组织变革并非易事,难以在一朝一夕之间实现。

再次,产业互联网对基础设施和技术的要求较高,对资本的需求也更大。这些特点,都限制了产业互联网的快速发展。

三方共同推进产业互联网发展

针对这些问题,为了推进的发展,政府、互联网企业和传统企业这三者之间应当开展密切合作。首先,三者应协同探索产业互联网的底层结构标准。尽管每个产业都有不同特征,难以制定出完全一致的建设标准,但若可以求出“最大公约数”,将其作为底层结构标准,就能在基础设施的建设上实现规模经济,大幅减少建设成本。

其次,传统企业应着力对企业组织体系进行改造和创新,努力实现企业结构向扁平化、网络化方向转型,从而提高企业对新技术的适应能力 。

再次,政府应通过产业政策对产业互联网的发展进行扶持,对相关基础设施建设和技术研发工作进行补贴 。



/template/Home/Zkeys/PC/Static